横者不恒,蛮者难大!

时间:2016-7-7 0:32:26 来源:长光里微信 8条评论

    最近潮州发生的事情,让很多潮州人对所谓的品牌和大家有了重新的认识。具体的事情就不累述。阿伯,只想说说自己的观点。

   阿伯家里的小孩比较老实,常在学校被人欺负,然后家里就有人教育,别人打你,要先打回去,然后再告知老师。说多了,小孩也接受,开始学会了打架。每次受伤回来,先看看重不重,然后家里人又会问,对方伤势如何?如果旗鼓相当,也就算了。如此多了,孩子变得调皮,不听教导。但大人还是护着,怕管教得严,出外受了欺负。但阿伯看在眼里,却常常觉得担忧。

   在现代的社会,输赢常常是很重要的事情。为了输赢,人们常常忘了对错。而很多所谓的输赢背后,往往又是利益,还有吃定你的心。

   比如说,把会所改成酒店。既然改了,就容不得你们质疑,不管对错,争个输赢,为的其实是利益。

   比如说,打死了人,拿着所谓的“对品牌造成影响”的说辞,举报各种报道的公众号,删除帖子。言外之意,人死都死了,老子就是不认错。不管对错,争个输赢,而且不能损害到品牌。

   这些举措,在阿伯看来,就是一个“横”字,一个“大”字。蛮横,自大,目中无人。甚至连对生命基本的敬畏都丧失!

   在以结果论英雄的时代,即便过程沾别满别人的血泪,似乎只要一朝做实作大,就能洗刷干净,所以自然有恃无恐!

   只是,时间是不会忘却的。即便时间忘却,人的良知的拷问又如何面对?

   在此,改写鲁迅先生的一篇小文,纪念逝者邱先生。

2016年7月3日,就是邱先生遇害的那一天,我独在办公室外徘徊,接到一名粉丝的微信,前来问我道,“先生可曾为邱医生写了一点什么没有?”我说“没有”。她就正告我,“先生还是写一点罢。”

这是我知道的,凡我所做的公众号,大概是因为往往说些深沉的话题的缘故,关注度一直不高,然而在这样的生活艰难中,却还有很多人希望我们说点什么。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这虽然于死者毫不相干,但在生者,却大抵只能如此而已。倘使我能够相信真有所谓“在天之灵”,那自然可以得到更大的安慰,——但是,现在,却只能如此而已。

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我只觉得所住的并非人间。一个业主的血,洋溢在自己所购小区的门口,使我艰于呼吸视听,那里还能有什么言语?长歌当哭,是必须在痛定之后的。而此后几个所谓学者文人的阴险的论调,尤使我觉得悲哀。我已经出离愤怒了。我将深味这非人间的浓黑的悲凉;以我的最大哀痛显示于非人间,使它们快意于我的苦痛,就将这作为后死者的菲薄的祭品,奉献于逝者的灵前。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这是怎样的哀痛者和幸福者?然而造化又常常为庸人设计,以时间的流驶,来洗涤旧迹,仅使留下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在这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中,又给人暂得偷生,维持着这似人非人的世界。我不知道这样的世界何时是一个尽头!

我们还在这样的世上活着;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离7月13日也已有两天,忘却的救主快要降临了罢,我正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
 

我在3日早晨,才知道上午有业主到小区维权的事;中午便得到噩耗,说现场有暴徒打人,不少人受了伤,而邱先生更不治身亡。但我对于这些传说,竟至于颇为怀疑。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别人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下劣凶残到这地步。况且只是维权的业主,更何至于无端在自家的小区前喋血呢?

然而即日证明是事实了,作证的便是他自己的尸骸。而且更有视频为证。

但很多公众号的发声既然无端消失了。

更有不少不知名的电话打来要求不予报道。

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闻。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懂得衰亡民族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但是,我还有要说的话。

我没有亲见;听说他,邱先生,那时是欣然前往的。自然,请愿而已,稍有人心者,谁也不会料到有这样的罗网。但竟在小区前遭袭。同去的业主想救治,但为时已晚。

邱先生确是死掉了,这是真的,有他自己的尸骸为证;只留下他的父母,妻女,承受着常人难以想像的悲痛。
 

时间永是流驶,街市依旧太平,有限的几个生命,在中国是不算什么的,至多,不过供无恶意的闲人以饭后的谈资,或者给有恶意的闲人作“流言”的种子。至于此外的深的意义,我总觉得很寥寥,因为这实在不过是业主的维权。人类的血战前行的历史,正如煤的形成,当时用大量的木材,结果却只是一小块,但维权者是不在其中的。

然而既然有了血痕了,当然不觉要扩大。至少,也当浸渍了亲族、师友,爱人的心,纵使时光流逝,洗成绯红,也会在微漠的悲哀中永存微笑的和蔼的旧影。陶潜说过,“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倘能如此,这也就够了。

我已经说过:我向来是个怀疑主义者。但这回却很有几点出于我的意外。一是政府第一时间抓捕了嫌疑人,并带往现场指认,一是家属的克制。

苟活者在淡红的血色中,会依稀看见微茫的希望;真的猛士,将更奋然而前行。
 

呜呼,我说不出话,但以此记念邱先生!

网友表态

2

3

0

3

0

0

0

0

2

2

网友评论(8条)
30天内热门点击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