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家印“复下盘”

时间:2016-7-6 11:55:51 来源:杜帝新浪博客 9条评论

    “复盘”,是体育领域里的棋类项目之术语(凡百度有的,我尽量以自己的知识面用接地气的话说出,免得读者诸位都得百度,从而怀疑我做广告吧。吓死宝宝了)。但凡一盘棋下到结局了,有输有赢,输者愿赌服输,赢者心安理得,结局是立判的了。当然,为了那句我与家印君小学起就学过的“失败乃成功之母”,棋界就有了“复盘”之说,以期让输者总结教训、让赢者总结经验。下次,再战,无妨(如有引典故,详见陈寿之《三国志》正版)。

    棋界,可以是中国象棋界,可以是国际象棋界,可以是中国及国际通用之围棋界。目前,因了90年代及其之后的围棋界,后生可畏,最复杂的围棋(我的老祖宗那时管这棋叫“烂柯”:王的故事及其仙人,此处略)界,目前倒是以中国为首的了,且是成绩令人吃惊,非71年的我辈所能想象的了。或许,这就是“中国梦”吧。

    说说我跟家印的关系吧。家印姓许,按正宗潮州府城音是和“苦”字一样的,所以,尽管我从未与家印谋过面(电视里的除外),伊此刻也已是富贵得很的人了,故,即使我们都喜欢足球,但那也是“相当地”猴年马月才能想到的、凑合一块的“关系”,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我对于他的好印象,倒不是那个如今我不屑于提及的啥大名号,而是伊之于郎平时代的慧眼识珠。

    那时,如今的中国足协主席(蔡)还只是国家乓球总教练而已,就象如今之刘。最多,在凤仪(已故)之下恰当上了乒羽中心副职而已吧。其时,我记得,是在山东济南。其时,波尔凶着呢。闲话休提,回归“不忘初心”的道理吧。【此处插播张艺谋老谋子的影片《金陵十三钗》之台词:我有一段情,说与诸公听】

    我们国人,喜欢中国女排,尤其喜欢郎指导有伤后美国医疗后回归祖国那个时期的郎平。于是,爱屋及乌,也就注意到了家印了。否则,我也是潮人,何不直接喜欢同为潮汕(非潮州府)之黄君光裕弟更好呢!

 

    再后来,我觉得,家印之对于中国体育的投入,确实仁至义尽。再之后来,其对于广州、广东足球的救赎乃至之于中国足球的投入及热爱,亦是家喻户晓、耳熟能详的了。我也就不再赘述之吧,以免落人以“奉承”之口舌乃尔。

    不过,这个七月,我忽然知道,家印的足球队跟当时我描述事件发生之场景(就是波尔很凶那时)所在地的球队山东鲁能打了一场,却是以六球之差被“血洗”,鲁何能?今之保级队而已。远未强队!

    此为假球乎?我倒是不得而知。我只是从一个“不忘初心”的球迷(1984年初二就已迷了)角度妄自揣测,加上我的家乡十分相信韩江边的青龙庙大老爷(前亚洲首富、潮州府城人的李嘉诚先生也是信的,不信?你可问他!)之神灵的,于是,我觉得,一切皆有可能,一切皆有因果。

    那么,为何六球被血洗呢?

    刚好,家印的偌大企业序列里面,又恰好是就在潮州——我的家乡、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家印那个大企业的不知道多少级属下单位那里,具体叫做啥“潮州啥大城”的,却发生了一起死亡的事件。本来,跟家印也是八棍子打不着的了,但是人家潮州,上至“知府”吧、下至“捕快”吧,都已对外公布并坐实了这个“啥城”的胡乱借家印之名号打死人之元凶的了,并且都已拿了人吧,听说一共是四人(如是我闻,还不止)。如此,我也就对家印及其这个打死人的人群有了某种成见吧。

    当然,就象下棋的道理一样。我得跟家印好好“复盘”一下,不能冤枉好人,也不能自以为是“放纵奴才”。因,目前,是“中国梦”嘛,是不?

 

    如何“复盘”?

    可以简式,也可以复式。因家印的事业最熟悉这些名词的了。我倒是门外汉子,俗话说,隔行如隔山,我信。我也知道,家印那企业20周年庆的一些“前世今生”,约略知道,就如陈慧娴当年唱的歌词“夜已悄悄地昏睡了,就似这个世界已停止欢笑”。

    既然,家印的深圳啦、啥地啦的“派员”也迟早必须来到文化名城的,那何不彻底给个明白答案,亦以免了我们俩无所谓地“京城会”吧。你觉得呢?

    临了,解释一下。《京城会》是我们府城人喜欢看的潮剧里的一出折子戏,说的是吕蒙正的故事,至于老吕的事情,那是相当的遥远了,太啰嗦,恕我就不再赘述了。

    最后,我遇见了“唯一”那的大妈,她倒是唱了潮剧《包公会李后》里的经典唱词来了“你岂知老身是何等人啊”。我说,对不起,我不懂。

    我只要自由,我渴望正义。我仰望星空,我免贵,姓“杜”。

    不苦。

网友表态

0

2

1

1

2

1

2

1

0

2

网友评论(9条)
30天内热门点击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