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溪,韩水边上的故乡

时间:2015-3-15 18:16:35 来源:微信公从号 5条评论

正月里一个多云的午后,再次走在意溪坝街上。


上一次在这条老街上行走,是查不多七,八年前的光景了吧。好时光总是稍纵即逝,也或许因为如此,对好时光的念想就绵绵不断。


上一次,与爸爸特意从北堤乘船横渡韩江到意溪渡口,两人由堤上慢慢行至坝街,各自吃了一碗粿汁。从前,爸爸有个老同学在坝街上卖粿汁。老爸总是说,他家的粿汁皮好,柔软却又弹牙。老爸也说,他家的猪肠卤得更好,够入味。有时候跟老爸拉这些家常,总觉得与孩童时期的逗趣玩乐相象。当兴之所至时,人总是会因为喜 欢谁亲近谁而感到跟他们有关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好的。

对食物的喜好和敏感,是带着家传性的。日本侵华期间,我爷爷从丰顺(属梅州)逃难,流落到潮安归湖溪口,我二伯就在归湖出生。1943年日本人轰炸归湖,爷 爷又带着一家大小逃难到意溪。之后,鬼子战败,日子慢慢安定下来,我父亲和小姑就在意溪出世了。而我爷爷在意溪赖以养家糊口的,就是在堤上搭了一间棚寮卖 粿条面汤做小本生意。爸爸说,从前爷爷晚上收档结账,若是当天生意好赚了钱,他便会把我爸爸从睡梦里叫醒:“添啊!娇你来食鱼生!” (意:带你去吃鱼生)


如今,堤上在好些年前已经被拓宽,两旁已没有什么房屋。意溪的年轻一代多在潮州城里或外地工作,留下的都是老少。影剧院还在,只是平添了沧桑。坝街也还在, 只是新旧交杂让人感到甚为陌生。池前爷爷奶奶曾住过的老屋,我寻不见,只是记得爸爸说,爷爷八十多岁的时候还在池塘里游泳。而爸爸每次捣蛋被奶奶追打,便 一头扎进池塘里让奶奶奈何不得。


有人说,时间的存在,就是为了证明一切所发生的都不是偶然, 也让人在变化里更加淡定。我想说,时光必然会斑驳了岁月苍老了脸庞。但在聆听内在时,你会发现记忆总那么鲜活,每回味一次,能重活好几世人生。


意溪渡口,远处是横跨韩江的北桥,如今从潮州城里来意溪快捷方便,已经不用渡船了。

堤上一位老人,一路走走看看。人在见证岁月,岁月在考验人。

高压电线上低垂着枯藤树枝,远处的楼房拥抱着堤下残留的旧屋。

穿着新年衣裳的小女孩在堤下玩耍,仿佛当年的我。

从堤上到坝街的石路没有变,影剧院没有变。爸爸说,当年二伯跟二伯母谈恋爱就常常在这里看电影。

坝街似乎比记忆中的宽好多,机动车来回穿梭了。

一路想寻到池前的老屋,却寻不见。深巷人家的生活却一样让人回味。

终于来到池前,发现一边已楼房高筑,几位老人家相依而坐,聊着从前?

看岁月新痕旧迹

且莫问缘由

应如残屋木门所刻所印

在当下,奋发图强


粤晓

2015年3月10日

记于新加坡

网友表态

1

2

3

0

0

0

0

0

2

0

网友评论(5条)
相关阅读
30天内热门点击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