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联帮自裁”与“青龙庙内讧”趣谈

时间:2015-2-13 17:41:22 来源:杜帝新浪博客 0条评论

    生活就是这个道理:有时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事,当联系在一起时,或许可以带来意外的感悟。最近发生在台湾的“竹联帮自裁”与潮州城的“青龙庙内讧”何尝不是如此。

    “竹联帮自裁”指的是较早前震动世人之台湾监狱劫狱事件,由竹联帮骨干郑立德等六人制造的劫持狱警提诉求横空出世,他们还顺利打开了监狱里的枪械库抢得长短枪支10把、子弹逾200发“武装”自己,得以以强大的火力装备与警方对峙,典狱长陈世志在进入谈判时将自身换出了一名下属狱警“自当人质”等情节足够“电影化”矣,过程于是扣人心弦。

    而剧情狗血,结局却是狗尾续貂!郑立德等人在见到了“老板”张安乐仍安好时,在喝了官方依约送入的红酒及啤酒后,在开过30多枪示威却没伤害任何一名无辜生灵的“义气语境”下毅然自行了断,六人分二批各自吞枪自裁,先四后二,后来的二人还对自己开枪后尚未立即死亡的同伴补枪送行,再一一自裁“不爽约”,死时,其中五人还有意识地“倒”出了梅花图案,而陈世志等二人质在目瞠口呆全程“观礼”后自行走出,获得这个已混乱不堪的世界上难得一见的“净土灵光闪现”之自由。

    郑立德和他的“小伙伴们”让我们惊呆了,这就是“盗亦有道”的道义民间帮派组织的精神境界及最高道义内涵,此举无疑让人肃然起敬!他们劫持人质只为向全社会表达诉求及不满的意见,而“人质”也是跟他们一样是有血有肉的凡人,有自己的父母家人,有爱他的人及他爱的人,谁都没有资格去以任何借口剥夺谁的生命,众生平等,因此,郑立德们真的是“立德”了,以自己的行动为他们及其竹联帮的声誉“洗黑添红”,以此显示竹联帮自创立以来就一直践行古之“洪门”风范,虽“黑”而尊重天道;而死前,六人中有人见到当局将自己的母亲请过来劝说了,但他们在已决定同进退的情况下坚守帮派道义,高声向母喊出“我下世人再当你的儿子”后依然与同伙不离不弃,其实,这已达到古代优质仕大夫之“慎独”化境矣,因生死关头面前,人性本质都是自私的;而他们本来可以放出人质,放下枪支并表示投降,至少可以保住性命啊,然而,他们不!他们知道,自己做出这“惊天之举”,已引发并动用了多少社会资源,国家公器为说到底是“一己之私”的行动而被迫滥用其实已严重影响了社会秩序、侵害了所有国人的公共利益,国人也是自己的“兄弟姐妹”,由此,他们的行动“罪恶度”可想而知,他们必须负责,为自己赎罪,为下辈子的“好好做人”提早买单,这样在满足了最后一个愿望后,他们毅然选择了心安理得地“自行宣判死刑立即执行”,以赎大罪,以谢世人,以谢天下。

    按照潮州俗话说的,这群人是“有肚内的”,是明白人,一理通、百理彻,人不怕也不能避免犯错,怕的是为面子而死不认错乃至死辩以错为对、指鹿为马,而能自纠自判且自己反思自己赎罪的则就属凤毛麟角了,至少他们是社会的精英群体,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从这点出发,必须向他们表示哀悼!

    顺便说一句。陈世志能捡回一条命,除了“所遇颇淑”的幸运外,冥冥中也在于“天地补忠厚”的天道在发挥作用。他是自己“换人质”的,这个就犹如沉船时船长必须与船同存亡的“行规高度”,他做到了,也就等于救下了下属一条命,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样等于他在那一瞬间是积大德了、行大善了,因为那时,谁都想不到最后“立德们”会选择这么一个结局哦!积德行善有的是现世报,有的是隔世报,有的甚至是隔代报等等,看具体各人前生及今生的德行造化祖荫等差异度而不同,作恶亦然。本次,陈世志就遇到“现世报”了,他所遇到的“立德们”是如此高素质的“黑帮”,于是,毫发无损,且履职完美、道义凛然。

    “竹联帮自裁”本次带给世人的思考是一股正能量的精神实质,人性的深层次反思已更重于该事件表面肤浅的常态正反总结及常规价值观对错判断了。这是一种既古老朴素其实却永不过时的“人生精神瑰宝新常态”。如果这个世界人人都能如此“自重”地分析事物、条分缕析地对待道理真理并践行的话,很多的无端纷争及自寻的烦恼是完全可以本来就不发生的,那么久了,这个社会就是美好的“君子世界”矣!

    再来说说潮州城的“青龙庙内讧”。准确点说,“青龙庙”在这里只是一个行文需要而采用的象征性词汇,其实指的是成立3年多来的“王伉传统文化研究会”。最近,网络上流行一则足以证明其内讧且公开化白热化的帖子,虽然如今被屏蔽了,但很多人还是看到且有留存的,该帖是该会的林姓常务副会长名义亲拟的,抨击的是该会的林姓会长,杜帝无意卷入其中的是非对错,所以不再复述该帖内容,仅就事论事,希望能给各界有所感悟,这就够了,不致陷入“剪不断、理还乱”的境地而徒增笑柄,乃至影响了潮州的声誉及海外乡亲对潮人、大老爷宫主事群体形成不良之看法。

    说到底,这个内讧都是“金钱利益惹的祸”!

    据江湖知情人透露,“王伉传统文化研究会”自成立后,接手原大老爷宫的财务账目是大概70多万元,三年里在该会同仁的奉献及努力下,社会认可度颇高,资产激增到逾一千万元,这本来是大好事,但却在这道坎上终于出了事儿。内幕虽然复杂,但导火索简单只有一条“苟富贵,则矛盾”。

    不过,内讧出了,则谁都有错矣,因为这就有违该文化研究会、青龙庙本来该有的“民间慈善文化组织”创办并必须践行的初衷了。但凡这类组织,参与者必须“无欲无私”,才能“志愿从善”,由纯粹这样的人组织起来,才能达到一种良性的“德化境界”,从而更好地吸引信众,将“法”更好地弘扬光大,教化人间,善莫大焉。再者,参与者必须“有所敬畏”,凡事要想到“大老爷”在天上看着呢,神明应该膜拜而不应亵渎,如失却这一敬畏之心的话,则定会出乱子,因为一个人连报应都不怕了,那么在面对大量“机遇”及财物且有“老爷崇拜”作为华丽面纱足以糊弄世人时,就一定会乱了方寸的,或监守自盗、或瓜分利益、或贪墨揩油、或见钱眼开,不一而足,于是,这样就不“纯粹”了,宫庙变成了“商铺”,寺院变成了“佛铺”,岂不悲哀!这,最大受害者无疑是信仰或宗教本身,也就是说,“青龙庙内讧”最大受害者正是端坐庙中央的安济圣王大老爷王伉他老人家自己啊!

    那么,如果他有灵的话,你说,他不会行动起来去“报应”吗?如果他不去行动护法,那么,你又拜他何用,因为他“无灵”了嘛;如果无灵,你又怎可凭此而大肆渲染让人趋之若鹜狂抛金钱乎!

    有一个细节,也可以从一个侧面解释如今“青龙庙内讧”之祸的必然性。庙会大旺时,大香细香插满炉,犹如流行歌词唱的那样“菊花插满头”,但是,“不平等”的陋习现象出现了!庙的组织者为了让更多的大香“迎”进来,就简单粗暴地将细香拔出随手扔在一旁,以腾出位置让新献礼而来的大香得以插入,而不管有些细香是人家才刚刚敬献的。说到底,钱字在作怪吧。大香者,当然敬献的礼金就更多嘛;细香者,钱少呗。这就是典型的潮州俗语“新官一来,老官押去台”(台,杀的意思)本所贬斥的社会乱象之今世再现矣!

    可悲!众生平等,人家尽管香细钱少,献的同样是一份道义信仰一份崇拜情愫,而且你都收钱了就形成了“契约关系”嘛,你又不事先说明多少钱就插多久香的“游戏规则”,怎可“喜新厌旧”、“抓大放小”而自毁契约乎!举头三尺有神明,这样的不规矩、不规范动作做久了,无报应才怪呢!你看,“内讧”就来了吧,这就叫做“盐凼生虫”嘛,要不得,有过此类行为的,赶快到大老爷神前谢罪去吧!

    吾日三省吾身,说的就是这个道理。想想人家“竹联帮自裁”吧。

    更令人不齿的是,你内讧也便内讧了,其中一方却将气发泄到无辜的大老爷宫建筑上,公然在这座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的建筑外墙等处乱涂抹一些攻击对方的字眼,犹如文革时的大字报,这就不但有违公德良序,且涉嫌污损受国家法律保护的文保单位古建之不法行径矣!再则,你何德何能,敢如此“丑化”大老爷宫乎!你自己组织内的矛盾关宫庙何事?!

    因此,有关部门在已启动审计该组织财务之后,是否也应该考虑对该污损市级文保单位的行径进行追查并惩治呢?

    最大的恶果是,刚开始了一年的“游老爷”民俗活动今年就得泡汤了。

    这些,都跟省城坚持多年业已形成“新时代民俗”的广府城隍文化活动规范化运作相去甚远。看来,“青龙庙会”任重而道远矣!

    这,或许也是冥冥中的“王伉之殇”吧!

网友表态

5

8

1

10

5

1

1

0

2

0

网友评论(0条)
30天内热门点击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