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滨江——牌坊街”半日游

时间:2014-12-14 22:36:21 来源:小桥流水 5条评论
外地友人要去牌坊街找朋友C君,顺便取点东西,地点就在西马路口,我只好用摩托车载他去。
原来以为把车停在开元路口,然后步行即可,没想到了南门古的时候,路口的石球、铁链锁住了,才想起今天是假日!友人吃了一惊:“假日就这样?那住着牌坊街的居民怎么办?”我说:“居民早出晚归,错过时间,只好从小巷出入,比较大的巷基本都是这样的‘石将军’或者‘石墩’挡着。”友人说:“‘石将军’是《水浒传》里面的人物,记得《水浒传》里面有个《三打祝家庄》的故事,牌坊街的样子,真的好像到了祝家庄!宋公明打祝家庄的时候,遭遇迷路,幸好拼命三郎石秀打探得路况,遇到‘白杨树,便可转弯’!如今这牌坊街却是看到‘石将军’,便需转弯!”
我准备走防汛通道的时候,友人说“走滨江吧,几年没有和滨江亲密接触了”。我说:“如今滨江难走。”友人说:“时间还早,没关系。”我只好“舍命陪君子”。
拐回南门上坡的时候,突然塞车了!两辆从滨江路要通过南堤的车,在半坡左拐的时候,与过桥东的车、南堤进入环城南路的车交织在一起!
虽然塞车,友人也不甚在意,只是借着这个机会抬头欣赏前方的“高架桥”。“‘高架桥’上倒是顺畅”,友人说。我告诉他:“如今大家都称‘高架桥’做‘新加坡’了。”友人说:“看来这个‘新加坡’治堵,有点‘腰龟吊直,不管死活’!……哦,如果在‘新加坡’上看‘车展’,感觉会是什么样?”
见缝插针,好一会儿终于上了大桥,友人惊讶地问:“不是去滨江吗,怎么往桥东了?”我说:“如今从南门去滨江,必须在桥东或者沙洲岛掉头。”“啊?”友人的这个“啊”用的是第二声、并且是延长音!
刚刚上桥,就有一条很有风格的“伸缩带”,所有的车因为必须在“伸缩带”强烈颠簸而放慢速度,在即将拐入沙洲岛的时候,发现北侧又塞车了,一条“非主流”的“伸缩带”铺上两块钢板,车辆经过,便会发出巨大的“哐啷”的声音。
在沙洲岛掉头之后,我们与进城和进入滨江的那些龟速的车流汇合了……。
友人说:“拐入滨江二三十米的路,现在用了整整二十分钟的时间。”
我说:“如今的城门,车辆通行也有许多限制,好像要在‘上水门’才可以进入,‘竹木门’才可以出来。”
“摩托车呢?”
“我也不是很清楚,反正小心为好,跟着人家的小车不会错。再说,您还可以彻底感受潮州人的‘生活节奏’嘛!”
进入上水门,左转防汛通道,远远看到在竹木门路段,密密麻麻的车和人,还有商贩!占路为市,一直是许多商贩的陋习,本来就不宽敞的防汛通道,加上一些车辆在这里经过、掉头,自行车、摩托车、小车,争先恐后,见缝插针,你不让我,我不让你,能不塞车吗?
咱见势不妙,赶紧往右拐进竹木门街,准备走东平路,没想到这竹木门街同样上演着刚才的那一幕!
友人揶揄道:“东方鸣,不要说这是‘滨江、牌坊街一日游’啊!”我一听,顿时觉得浑身冒汗,很不自在地说:“哪有?……最多也只是‘半日游’。”
……
终于,到了C君那里,回想一路经历,友人愤愤不已,板着指头:“祝家庄、新加坡、车展、伸缩带……,衙门各自为政,简直把‘以民为本’搞作‘以民为笨’了”!
C君悠悠然打断他的话:“潮州人都不生气,您生神马气?犯得着吗?”
友人接着说:“潮州这几年的发展,有点‘光打雷,不下雨’!”
我刚刚喝的一口茶,立即喷出来……

网友表态

0

8

0

3

1

0

1

2

0

0

网友评论(5条)
30天内热门点击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