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高铁”行

时间:2014-1-16 10:44:23 来源:潮州日报 3条评论

  2004年,广东和铁道部就开始讨论筹建厦深高铁,2006年,确定开工。历经七年阵痛,才盼来了2013年12?28的首班列车。我这个84岁的老人非常兴奋,从报纸上见到12月25号开始售票,立刻叫儿子到火车站买了首班列车的票。

  12月28日上午9时许,儿子开车送我往火车站,接近车站时,他指着新铺的进站公路说:“我前天来买票时,这里还是土路呢。”只见车站周围,还有许多工人在做收尾工作。

  进得候车室,见今天一个特点:记者多。他们抱着相机到处采访,我也被盯上了。几个镜头一起对来,问我是旅游还是探亲?我说两样都有。这是粤东第一条通往两个特区、连接上海的高铁,怎不旅游?说探亲也是。我小儿子常住深圳,今天,大儿从香港过来,大媳从北京南下,四方会合,怎不相聚?第二天,潮州朋友打电告诉我,说记者的采访昨晚在潮州电视台播出。她说见我喜气洋洋,80多岁了,手提两件行李,走路还那么矫健,真为我高兴。我说,毕竟老了,路上闹了不少笑话。

  首先是用手机不习惯、不敏捷。在潮州候车时,二儿草原就接到小儿高原的电话,他问:“妈妈在哪里?”“在我身边呀”“为什么不接电话?”原来放在大衣袋里的手机响了,我不知道。车上,重视了,与高原通话二次。12时15分,车到惠州南站,且屏幕显示:下站便是深圳总站了,预计12时半可抵达。于是打电给高原,他说他已在车站等候,我便放心地将手机放进大衣袋里,不再关注它了。谁知一下火车,人流四散,不辨方向。我只能随一路人前行。问一青年:“儿子要来接车,我该在哪里等?”他说:“你就在这A1出口点等着,并打电叫儿子来接吧。”电话打通了,高原焦急地说:“妈,我连续打了5次电话,要告知你从B2出口,你为何不接?”A1与B2,方向刚相反,开车要10分钟,还要步行通道几百米。怕我走失,只好叫我原地等着,他和孙儿灵灵赶过来。这段冤枉路,便耗去20多分钟,皆因我对手机反应不灵。

  闹第二个笑话是:开车不久,正兴冲冲地想看窗外风景,便见外面一片黑暗。我问邻座青年,“为何把窗遮暗,不让看风景?”他说,“是过隧道。”啊,以前我也曾坐车过隧道的,今天怎么糊涂了?后来,从报上知道这条铁路隧道多,一共71条,最长的9880米,在福建凌霄境内。其次是大南山隧道。

  出火车站,开车往沙头角海景二路儿子家,约45分钟。媳妇刚做好饭菜,美美吃完午餐,洗澡,午睡,起来已近下午4时,大儿平原夫妇也到了。

  宝安图书馆、博物馆、展览馆三馆合一。12月30日,举行开馆仪式,市里派人来,区的主要领导都参加,请陈平原做首场演讲,题目是“读书的立场、志趣和方法”,晓虹、我和高原都参加听讲,既是学习,也表示支持。

  四天团聚,31号就各归原位了。7时50分,孙儿要去上班,顺途载大伯大姆过罗湖关,高原开车送我到火车站就去上班,留下司机小陈陪我。此时离开车的9时55分尚有半小时,我让小陈看行李,就到处逛逛。天哪,偌大的候车大厅,数一数登车的检票站口,一共有40个。若找错了,还登不了车呢。

  回顾廿多年来我接触过的交通变化情况,令人欢欣。

  第一次上京是离休后的1987年,去看儿媳和未见面的亲家。当时要到广州才能坐火车,车行需二夜一日。第二次赴京是1997年,去时坐飞机,回来坐火车已提速了,也需一日夜。

  去广州则多次。上世纪50年代末第一次因公去,全是土路,尘土飞扬,还要在中途隔一夜。“文革”后去进修,坐汽车是朝发暮至,两头都开电灯……

  广东严重缺“铁”。截至2012年,广东常住人口占全国7.8%,经济占11%,均为全国第一,但铁路仅占全国3%,很不配称。粤东西两翼,尤为落后。故人们对厦深高铁的通车寄以厚望。

  我为厦深高铁的通车而欢呼。

  4天的深圳之旅,不虚此行!

网友表态

1

2

4

0

0

2

0

0

0

1

网友评论(3条)
30天内热门点击
最新更新